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太子。




【阴暗如我】 - [杂谈]

看了 我的团长我的团,兽医死之后有一段漫长的独白:
“后来我们用绳子把兽医缒上去,他被绳子勒的张开了双臂,像个被折去翅膀的老天使,他逆着日光,和初升的太阳一起照射着仰望的我和迷龙,我看着老头一点点升入阳光,升入阴暗如我永远无法到达的纯真之地,谁说他不是升天呢?他一生中没能帮过任何人,尽管他不自量力的想帮每一个人。”

“升入阴暗如我永远无法到达的纯真之地”,其实我觉得就是在说我。

有人问我,三年之后你是什么样子?
这个问题突然让我捉襟见肘。

其实转念一想,三年之后你在干嘛?谁知道自己三年之后在干嘛?我能抓得住今天就已经万幸了,三年?也许很长,也许也会像老人家说的那样,弹指一挥间,三年,对我而言是一个既遥不可及无从而知也转瞬即逝迫在眉睫的一个数字,它被自己同时也被别人赋予了很多,多的让自己顿感茫然。
我对自己要求不高,不做一个坏人,有点良心。



Posted by at 11时03分54秒 | Trackback (0) | Edit |

Comments



Add Comment